Warning: Cannot use a scalar value as an array in /www/wwwroot/fanmulu/mulu2019/translate.php on line 125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fanmulu/mulu2019/plugins/default.php on line 77
-百信手机论坛✅✅✅

|山的那边

来源: 浏览量:2019-11-17 9942

 生命就像是用铅笔写下的字,终究会慢慢淡去,慢慢消失,慢慢接近死亡。以前�以为死就像夜空中的云彩,模糊不清又遥不可及,是不可能与我撞在一起的,于是我无忧无虑心空上没有一丝愁云,直到死神从我身边偷走了疼爱我的人。我有些着急,因为我不知道她藏到哪儿去了,我找不到她。妈妈拍着我的脑袋说,她死了,她离开我们到天国去了。

“死是什么?”“死就是在你经历了人世间的种种苦难和欢乐之后,你累了,倦了,于是就躺下来休息了,再也不为世上的一切而烦恼。”妈妈说得那么自然,安详,不带丝毫畏惧。“那她要死多久?”“她将会一直死去,在天国开始新的生活。”天国是什么地方啊?妈妈说天国是一个堆满鲜花和糖果的地方,天国的人们总是带着温暖的笑容,他们常常拉起手快乐的跳舞,他们很幸福。我想天国一定就像安徒生童话中的王国,很美很美。于是我对那里无比憧憬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渐渐意识到死亡并不像妈妈当初说的那么和谐美好。“死是什么?”我问,可这像上帝设置好了的谜题,知道答案的人永远无法告诉我。但我知道,如果你死了,无论你是谁,你即将去哪里,你都永远无法再活过来,再回到人间。就像流星陨落,再也无法回到浩渺的宇宙,像被风浪冲到沙滩的鱼儿,再也不能回到那片蔚蓝的海。

我找不到答案,于是我害怕了,我怕时间在我察觉不到的时候一点一点流光了,我怕自己陷入死亡的沼泽,慢慢下沉,漫过双脚,漫过腰腹,漫过眼睛,最后消失了。我怕在这历史的长流中,我太渺小,渺小到不足以留下任何痕迹表明我曾经存在过。我怕自己成为一枚窜入夜空的烟火,还没有来得及绽放就隐没在黑暗里。

我不是一个盲人,所以我没有意识到这双眼睛的美好。同样,我不曾死过,即使害怕死亡,也没有真正体会到生命的珍贵。对于死,我的恐惧从来都没有停止过,有时因为害怕,我强迫自己把它忘了,平静下来,无所顾及的生活。可当死亡逼近的时候,我一定会后悔,后悔自己没有用心去享受季节轮回,阳光,各种气息及味道,与人的感情,甚至风吹在脸上的感觉,甚至水花欢愉悦耳的声音。

我不能选择逃避,只能面对它,当生命还在血液中流淌的时候,当时间还没有把我抛弃时,想想活着应该做些什么,也许下一秒,我就永远丧失了这个权利。这句话很对:�们要热爱生命,但不必畏惧死亡。

 

   黎明咬破夜的唇,将那抹血迹留于天际。于是,鸡鸣,犬吠,炊烟袅袅地从寨子里浮起来了,飘飘摇摇进了林子。父子俩便起了床,父亲用麻利的手脚,戴上斗笠,荷上锄头,“吱―――”地打开门,走去。儿子的动作显得嫩生了许多。摸下床,掬了一捧清水,清醒了自己,水缸中一圈一圈漾着他惺忪的睡眼。然后拎起灶上昨夜整好的干粮,朝着渺茫的晨雾中那个略有些佝偻的身影奔去……
这是一方好美的水土。是啊,来这里拍照旅游的人都这么说。绿水环抱着青山,相环相绕,相厮相守,美了这里的风景,也美了这里的人。只是光着脚的儿子不懂,为何如此迷人的风景,留不住那张记忆深处母亲模糊的脸,让爹和自己成日守着那块巴掌大的地,还让自己光着脚丫子满山溜。只是这些疑问,似乎都没有个清晰的答案,儿子疑惑,山水也疑惑了。
那块巴掌大的地,便是当地人称作“坝子”的山间小盆地。不大,却隐着儿子童年所有的欢娱,锄草、浇水、施肥,甚至是看着太阳从山的那边落下。而此刻,儿子和父亲正躬着背,劳作。
儿子累了,直起腰来。“爹,俺还得在这里多久?”
父亲一怔,“说啥?伢子。”
“爹,俺老师说让俺回学校上课……”父亲没回话,双眉稍稍蹙了一下。
“爹,老师说了,上了学,有了学问,就能出山。山的那边可大了!老师说出了山,就能让视野变大”
“啥,‘视野’不‘视野’的?俺只懂种地!”
儿子不还嘴了。他懂爹的脾气。只是他用稚嫩的眼,瞅了瞅银雾弥漫的青山,又低下头劳作。
而爹也纳闷了。“山的那边,真有‘视野’么?说不准有,要不他妈为啥死活不肯回来?―――不想咯,不想咯。”
正午,山雾便揭开了面纱,山才笔挺地屹于水中,父子俩歇下来,坐在田埂上。父亲黝黑的脸上沾满汗水,手一抹,便又沾上些泥的芳香。
儿子又呆了,望着山的那边。
“伢子,又怔!快吃,干活。”儿子收回眼神,有些失落。于是,又是劳作。
红日西薄。天际再次被染红,不过,是金灿灿的,烘得儿子的心暖暖的。
儿子眯缝起眼,似乎在眺望着什么,脸颊红彤彤的,又有话要说,“爹,瞧!”
爹也直起身子。
“爹,看。太阳落到山的那边去了。那里肯定遍地都是金子。太阳也喜欢那边。”
爹倏然有了欲哭的念头。是呀!说不准伢子出了山,能找回他娘呢!想到这里,心里不禁幻想出他娘回来的情景,心里也就暖了。
“伢子,上学去吧!爹许了。”儿子脸上真的暖了。他能回学校了,能有“视野”了。
“记得给老师捎句话,让他记得给你们‘视野’……”
山和水找到答案了,灵动在父子的心里……   

热门文章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
随机文章

最近发表

网站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