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annot use a scalar value as an array in /www/wwwroot/fanmulu/mulu2019/translate.php on line 125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fanmulu/mulu2019/plugins/default.php on line 77
-瑞星✅✅✅

,恶魔

来源: 浏览量:2019-11-17 3075

    栀子花又开始了灿烂的一季。墙角边,庭院前,阳台上,楼道口,到处可以看到粉嫩粉嫩,像蝴蝶一样微微舒展着双翼的淡白色的花瓣。她们努力地向上探了探头,缓缓张开襁褓一样的外衣,一点一点悄悄地绽放。幽幽的馨香向整个楼道口弥漫开来。
花开得越灿烂,悲伤越蔓延。
看着楼道口的栀子花,�想起了你——一个有着栀子花的白皙、栀子花的芳香、栀子花的气质的女孩。你如栀子花一样漂亮!
第一次见到你是在初中毕业典礼上,你穿着米黄色的连衣裙,站在舞台上自弹自唱孙燕姿的《遇见》:“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,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……”只是那么一眼,我便记住了你,并在心里千遍万遍临模刻画着你那如同栀子花般娇艳的脸庞。
青春的旋律,我是你最后一个音符。不知道当你柔美的手指滑过黑白的钢琴键时,你会否注意到我的哀伤?
为什么风迟迟不来,帮我吹走这迷人的馨香?我只要白色的哀伤,陪我静静的流淌。
校园的林阴道,绿草坪,休憩亭,我时时寻觅着你的身影。我对着学校的礼堂望穿秋水。我犹如一只溅湿了双翅的蜻蜓,飞过青春的白桦林,不小心沾在了你的指尖。我愿意化成诗的精灵,掠过慕容席的诗行,为你低吟浅唱……
校园的草坪总是绿了又黄,黄了又绿。仿佛是我昨天的脚步踏黄,又被我今天的脚步催绿。为什么我的行迹如此匆匆?——因为我在寻觅你的身影!
六月校园的栀子花开得热烈而又芬芳,浓浓的香味不时充斥着我的嗅觉,仿佛,那就是你的味道。
何炅老师在电视上神情并茂演唱:“栀子花开,SObeautifulsowhite,在这个季节,我们将离开……”我的轮廓划过浅浅的哀伤。校园的栀子花开了,这个季节,我们也将离开。在青春的旋律上,我仍是你最后一个音符,你很快将会忘却。
校园的栀子花仍静静地绽放,只是少了些许生气,偶尔离别的哀伤会随着花香肆无忌惮的蔓延。离别的剧情将在这个六月上演,只是没有剧本,没有导演,只有主角和配角。剧情里你会是谁的谁,我又能是你的谁?没有剧本,一切未知!我遇见你,没有一句对白,我等待的你在何处的现在?你会不会在这栀子花开得最浪漫的时候离去?那么我对你的期望只能埋藏在这片花海。
时间如飞鸟悄悄飞走了。我会站在栀子花开的地方,静静吮吸着你的味道。只是时间流走的不仅是期望,留下的也不只是悲伤。
那一季,栀子花开!  

   斜阳似血,涂抹着半片天空。空气干得很,燥得人透不过气来。
夏日恚城的集市,车水马龙。人潮中,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与中年汉子擦肩而过。
突然,中年汉子胸前的一个物件闪了一下,又闪了一下;书生闷哼了一声。
汉子吃了一惊,低下头轻轻抚摸着胸前的物件。那是青铜铸就的一个狼头,通体墨绿,隐约泛着暗金色的光泽,那是下山时师父送给他的。
年轻人望向了汉子,脸色变了一变,又变了一变。眼神中透着惊愕,又透着些许愤怒。但随即,他苦笑着摇摇头,继续向城外走去。
中年汉子忽道:顺路,我们城外谈谈。忽地转身,跟了过来。年轻人凝视了他一会儿,又苦笑,任他跟着。
城外,西去六七里,松柏森森。
二人来至林边,年轻人道:“说吧!”
汉子道:”你是恶魔,我必须降服你!““恶魔?”年轻人好笑。“凭什么这样没来由的冤枉人?”汉子又道:“这青狼牌为家师所授,曾言凡遇到恶魔,此牌会发光两次,期间可立时击杀恶魔。“
“击杀?侥幸我还能完好的站着。你何必非要用这么霸道的法宝滥杀无辜?”年轻人激愤了。
“因为你是恶魔,你只能死。”
“恶魔?”年轻人苦笑,“我的确非人非仙,但我几时害过人?再说,你师父有又什么?你师父令弟子这般滥杀无辜,他是什么?”
汉子哼了一声,”法宝亮了,你就是魔,就该死。能在闪光之下生还,说明你道行不浅。但魔气太重,会消损师父的正果,你只有死,别无选择。“
说吧,默默念咒。一团青光自牌上渐渐透出,披面向青年压来。
青年一惊,连忙抬手指出一道白光抵住。“你师父正果能否保住在于本心,与我何干?何苦滥杀无辜,我不想无端伤人,你走吧。”
汉子不应,继续念咒,青光更盛。碗口粗的光柱转眼铺天盖地,四下里飞沙走石四起,千百年的老树纷纷拦腰折断,来不及钻上云端的雀鸟瞬息间化为一捧翎羽四散……
青年见状,一跺脚,瞬间一大片白光卷过,青芒纷纷逝去。
青狼牌啪的一声,化为了碎片。
败了!
汉子愣愣的望着最后的一幕,他永远的望着这最后的一幕。
太阳落山了,年轻人看着这一切怅然若失,我是恶魔么?
突然,半空一片金光现出,打断了他。一位金甲天神正在半空宣判他的“罪状”:你这恶魔,不知悔改,空害得今朝这许多树木为你折腰,鸟兽为你丧命,法师为你陨首,法宝为你幻灭。今奉玉帝金旨,压你于不周山下,好自悔过!“
“黄巾力士!”
“在!”
“行刑!”
“喏!”
“为什么认为�是恶魔呢?”在黄巾力士的挟持中,年轻人自言自语着。 

热门文章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
随机文章

最近发表

网站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