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annot use a scalar value as an array in /www/wwwroot/fanmulu/mulu2019/translate.php on line 125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fanmulu/mulu2019/plugins/default.php on line 77
-中国南车集团✅✅✅

_春暖花开

来源: 浏览量:2019-11-17 1978

   感谢你,给�这次机会,让我墨韵出心的声音。
  又是一个寒冷的早晨,她踏着沉重脚步涉身于风雪之中,应为她知道也许过了这个学期,她就会离别校园,告别她拜别9年的母校。
  春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,爸爸妈妈是北方很普通的农民,家里并不是很富足,每年就靠卖点粮食赚一点辛苦钱,但春从未抱怨过什么,她很感激父母给她一个上学的机会。
  “妈……”春支支吾吾的起声,眼睛里流露出一种渴望,小姑娘很懂事低着头,受不停的摇摆着母亲。难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?哦!原来是快中考了,春的成绩一直很好,如果发挥正常说不定可以考取一所县里不错的高中,但学费一直困扰着这个诚信求学的花季少女。
  “咳……咳……”爸爸驼着身子从外面进来,“孩子他爸,药卖了吗?”买了,向王婶家大伯欠了20块钱赶明儿还要还给她家送几个鸡蛋,谢谢人家呢!”听到这儿春连忙走到后院去拔玉米,说不定明天去集市上还可以换几斤粮食酒给父亲暖暖身子。
  故事又回到了那个发如雪的早晨,她心里很矛盾,因为今天是去拿中考成绩的日子,如果考的好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,但……
  拿着全县第四的成绩单,她悄悄的回到了家,父母去县城卖粮食去了估计很晚才能到家。“孩子,‘砰’,一阵奔跑声”原来是爸爸回来了,“好闺女儿,咱!咱有钱了”说罢,他一进屋,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就径直的走向桌前,将一些用手绢包裹很严实的、已被皱成-一团的钞票扑在了桌上,那是春的爸妈卖了家里所有的粮食和一头牛换来的!在夜幕之中妇女俩儿依偎而哭,这幸福的哭声打破宁静的小村,也震慑了我:原来逆境中的孩子是这么的有本事,是这么的懂事。
  古人云: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。我想这也是其中的道理。春,虽说家境不怎么好,但她却懂得理解父母。懂得为理想而努力学习。想必这也是古人所韵出的人生之道吧!
  春,谢谢你让我明白了并不是只有家境富裕的孩子才有出息,你证明了这一点。
  故事的最后,春拿着父母的“希望”迈向了求学的征程,几年后出拿着北大的毕业证书和父母一起含笑互依在村头的牛车上。这一刻是幸福的,这一刻春暖花开。

    窗外颇有些遥远的枯枝偶然迸开了新意,如水般凉意袭人的阳光缓缓爬行着去向该在的位置。我戴上耳麦,一个人徜徉在音乐的包围之中,踏歌去向百花深处。
许是春如少女,时而温柔又时而飘渺,惹得路边丛丛轻云般的绿意只是氤氲,始终不肯释放的淋漓。耳边恰好是Jay的《青花瓷》,黛青的远山共着黛青的天空,丝丝细雨缠缠绕绕,一片迷蒙的惆怅。渺远的地平线截断了延伸而去的死灰色马路,有关远方的遐想在那里戛然而止。
目光所穷处,尘埃覆蒙,一片肮脏。让人盼望久违了的东风,席卷了这一切。
脚下的地面由沥青突兀的转变为泥土,却没有清新的灵气弥漫。泥土早已被人用所能用的一切所扼杀,剩下的只有无声的悲哀。道路继续蜿蜒,却又在下一步变为了镶嵌在焦黄干瘪残骸上的平整小径。只是只有几何图形构成的路面又会有什么美感滋生呢?
直线反复的交错,参差,一如丛林里的荆棘遍地。我低头默默看着这一切,无言以对它们的诘问。
我真的不知道。
行道树疲乏的婆娑着,面对完夜晚的繁弦急管,苍白的阳光竭力抚慰它们边沿蜷曲的树叶,试图拼凑破碎的心。它们默然,泪早已在凄凄惨惨戚戚的秋季就已经流尽,冬季的冰雪只是上苍为他们所做的最后的挽歌。它们遥望远去的飞鸟,了无痕迹,淹没在一片灰蒙之中。它们,如同冬季雪地里空无的车辙。
万籁无声,只有我耳麦里的电子合成的音乐在不知疲倦的轰鸣。慢慢的摘下耳麦,却没有急促的鸟鸣和簌簌风过新叶声。先人的预言在流转了几百年之后悄然成真,寂静的春天,正悄然来到。
停了,我只是停下了脚步。天极冷,冷到令我瑟瑟发抖,冷到逼得一切重归于寂静。远处道路正不知疲倦的延伸,缠死了奄奄一息的自然。路边的花很美,却没有芳香,香是花唯一的灵魂。我默默望着远方,那里河流正喑哑着被黄沙打磨过的嗓子。还有,那里,粼粼波光已不再;那里,长烟一空已不再。孤零零被立在那里的石制弦月冰冷的望着我,皓月千里哪儿去了呢?
繁花深处,一片寂静,恰似满世界的搅扰在这里被完全抛弃,不必一个人孤单地躲在孤单的音乐中,什么也不去想,那些感情自然也就不会来到,如此甚好。
人流重新汹涌,噪杂着冲向下一处秘境。曲径蜿蜒着奔向清幽处,万籁此都寂,不闻钟磬音。
后记:时间带走的是永恒,遗忘的是满目疮痍的悲伤。一曲苍白的挽歌,比不上弥漫世界的雪花盛开,却只能作为�,一个愧怍者,对于盛开的春天的祭奠。
  

热门文章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
随机文章

最近发表

网站分类